记得那时

书上说:2000年12月31日那天你认识的人,一生都忘记不了,你们将会缠着一辈子。

那天晚上,我们宿舍一大帮去一个本地同学的家里吃饭。20世纪的最后一天啊,世纪之交,不是每个人活一生都能碰到一次的。不光如此,那晚我还认识了一个女孩子。此后几年的时间,我都不能忘记她,即便是现在。

那是一段青涩的回忆,我和她虽然同在一座城市,却只能靠一段段的五类双绞线联系着。周末之前,我会小心翼翼地给她打个电话,约好星期六一起去上网。第二天早上,我起得比平时去上课还要早,就为了去机房抢个座,一坐就是四五个钟头,就为了能在QQ上和她聊会儿。

那时正是互联网普及的时候,学校仅有的几个机房远远满足不了同学们的热情。虽然校门口的网吧很贵,最便宜都要3块钱一个小时,周末的时候还是不容易找到空位,楼道里挤满了等候的学生。记得有个周五的晚上,我和宿舍几个哥们骑着自行车去找网吧,沿着校门口的大路一直找,差不多骑到了另外一所高校的地盘了。好几公里长的街上就是没有找到一个还有空位可以上网的地方。

2001年的寒假我回到了家里的那个小县城,想找个可以上网的地方。在大街小巷转了个把钟头,我只看到一个很小的门面写着“上网”两个字,但里面黑乎乎的,很冷清。在门前的大街上我徘徊了半天,还是没有进去。几年之后我才知道,那间可不是什么网吧,只有一台家用电脑,有人来上网了才去赶“猫”上架。网费嘛,6块一个小时,01年的时候这个价格在内地一个小县城里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几年过去了,现在上网方便多了,上班整天对着,回去又可以整晚开着,身边没有电脑的时候还可以拿出手机接着上,几乎可以实现24小时Online了。

今天又是Fon冠名,我想说的是:是你,fon,支撑了我写了这么久,我按时每天完成任务的动力就是为了得到你!

http://www.feedsky.com/challenge/art/2078/feedsky/pengjianping/~/rzsg/071207/23b49/lnk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ixty six ÷ eleven =